老顽童003的个人空间

信息量694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校园)游荡”2018-1-30 13:09:53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校园)游荡”?近日,英国一民调引起外媒对西方校园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关切。
“着名教授发出警告:大学正将千禧代引向共产主义”,英国《泰晤士报》和《每日邮报》都取了这一耸动标题。
据BBC报道,英国民调公司ComRes 最近的调查显示,在18-24岁的英国年轻人中,24%认为世界面临的严重威胁是大企业,9%的年轻人认为世界威胁是共产主义。 
报道称,左倾的英国工党吸引了大量年轻选民,对保守党构成现实的选举威胁。保守党评论人士开始津津乐道“00后都是毛左”,为自己无法在00后这代人当中赢得稳定多数寻找借口。
英国《新政治家》杂志专栏作者史蒂芬·布什则认为这一民调提问方式存在问题。他举例称,如果问年轻人,劫匪和剑齿虎,哪个威胁更大。答案肯定是劫匪,因为剑齿虎早就灭绝了。 
此外,去年11月,总部位于英国的舆观(YouGov)**民调显示,美国“00后”一代中,近半数人更希望生活在社会主义制度中,而不愿意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
不过相同比例的人则称,他们也愿意选择生活在法西斯主义社会。调查还发现,美国1/3的“00后”分辨不清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法西斯主义有什么不同……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纪念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执行主任马瑞恩·史密斯对此指出:“00后”越来越厌恶资本主义,倾向于认同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
近日,BBC广播4频道“今日”(Today)节目邀请了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马克思主义协会会长,三年级的法律系学生费欧娜·拉莉(Fiona Lali)现身说法。 
  拉莉表示,现在的年轻人对资本主义丧失了信心。虽然共产主义看起来很酷,一些人将学生拥抱左翼政治暗示为一种时髦现象,但她认为这是一种污蔑:“留给年轻学生的是这样一个世界,无论经济还是社会组织,都没留给他们一点机会。”   
拉莉指出,“我们的生活标准不如我们的父辈,我已经不可能拥有自己的住房,而且一毕业就背上了4万英镑(约合36万人民币)的债务。” 
节目主持人用苏联放弃共产主义的例子向拉莉发出质问,拉莉则表示:‘“说共产主义失败,既不准确,也不公平,因为共产主义实际上根本没有机会发展。”   
“例如在苏联,你不能说共产主义有机会发展繁荣,因为美英都在围堵攻击苏联。纵然如此,共产主义仍然取得了许多重要成就。共产主义有许多优势,苏联也做出过许多贡献。”’ 
《人民的悲剧:俄罗斯革命 1891-1924》一书作者,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苏俄史学者奥兰多·费吉斯(Orlando Figes)则宣称,拉莉把苏联共产主义失败归咎于西方干涉是长期以来的“误解”。   
费吉斯还警告称,英国大学里宣扬平衡和道德相对主义很危险,有可能减少对斯大林罪行的认识。“教科书也助长了这种错误,(教科书)提到应该正反两方面看斯大林——他做过好事,诸如实现国家工业化,也做过坏事,如制造恐怖。这种道德平均做法于事无补,因为即使他做过的‘好事’也是以如此多的谋杀和毁灭为代价的,所以不能说是好事。” 
对此,拉莉则回应表示,费吉斯教授是“选择性愤慨”,无视了被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所戕害的数百万人:“尽管斯大林主义政权存在问题,但我们仍能看到计划经济的力量。”   
在质疑上述两种民调结果的同时,各大英媒也不得不承认,英国校园里的左派思想日益蓬勃发展,马克思主义吸引了许多年轻人。 
    校园马克思主义团体活动现场   
伦敦马克思纪念图书馆的Meirian Jump指出,近几个月来,来上课的年轻人明显增加,庆祝《资本论》150周年的讲座报名人数已经爆满。她指出:“对现状,尤其是对经济紧缩和新自由主义的不满,让人们有了再次探索替代物的热情。” 
26岁的本·格林尼茨基(Ben Gliniecki)是剑桥大学法学院毕业生,英国“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MSF)的全国组织者。格林尼茨基表示,“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的脸书已有12000粉丝,去年有来自32所大学的3000学生登记入会。他指出,在2008年后,反对资本主义的观点在学生中能引起极大共鸣。   
    英国学生抗议政府缩减对学校的补助。(图源:英国《卫报》)     
“马克思主义学生联合会”鼓励学生加入英国工党,但他们也不隐藏想把工党推向更具革命性的雄心。   
拉莉表示,“我将为科尔宾当选奋斗,如果成功的话,接下来就会更进一步,推动铁路、银行国有化,最终的目标则是推翻资本主义。”     
      拉莉(右)与科尔宾(左)合影(图源:脸书)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也是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60周年纪念日。     
据《泰晤士报》报道,今年5月,数百名学生和学者将聚集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举办纪念活动(“Marx 200”)。演讲嘉宾包括影子大臣约翰·麦克唐纳(John McDonnell)以及印度共产党总书记斯塔拉姆·叶切里(Sitaram Yechury)等。其中一个讨论议题将是“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       
        报道称,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的学生并不是占多数,但他们的组织性越来越强。本学年,在首次全国支持者助选活动下,伦敦大学学院的艾米丽·杜瓦(Emilie Dufwa)、英国斯旺西大学的罗斯·麦肯德里克(Ross McKendric)和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拉莉((Fiona Lali))三名马克思团体候选人已取得全国学生联盟(NUS)会议代表的名额。         
英国斯旺西大学四年级法律系学生麦肯德里克将自己形容为“托派”。他认为马克思主义对大学生越来越有吸引力:“当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如你在公开场合提出马克思主义思想,就会被当成害群之马对待。而现在,人们会到我家聚会(谈论马克思主义)。”       
《卫报》专栏作者肯南·马利克(Kenan Malik)则提出另一番见解,他表示:“我们面临的问题不是年轻人再次被苏联模式的共产主义所吸引,而是在现实中,各种形式的进步集体行动已荡然无存。工人运动枯萎,工会失去影响力,社会运动消退。我们徒留愤怒,却没有任何进步的政治形态来为其赋形。”         
          马利克还强调:“资本主义不好使了,资本主义的替代品又早已被抹黑。这就是我们的困境,是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留言反馈
个人空间相关信息由系统索引库每60分钟定时更新同步,非实时数据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