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顽童003的个人空间

信息量243

回归只能是中国文化之大成的毛泽东思想!2018-2-4 16:25:34

任志刚:回归只能是集中国文化之大成的毛泽东思想
上次我们说到了,主席回顾了中共十五年的历程,也明确指出了其中四次大的错误。按照主席的说法就是两次右倾两次左倾。中国革命之路本来就是曲折的,甚至是无路可走的,一定是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的,但是过左了过右了了都会导致灾难。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可是谁又能确切地知道哪里才是恰到好处呢?

中国革命的历程非常类似于怒海行舟。对舵手的要求极高,也想攀登冰山,多数地方是无路可走的。所以很多人认为中国革命的胜利是一种必然是不够深入的。不过我们也能看出,在毛选里,主席并没有过多地展示中共内部的斗争。
“然而由于中央的正确领导,红军中党员和指挥员战斗员的觉悟,终于也把这个错误纠正过来了。”
主席说到:
“中国共产党领导了、而且继续领导着轰轰烈烈的光荣的胜利的革命战争。”
注意这段话:
“过去的革命战争证明,我们不但需要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正确的政治路线,而且需要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正确的军事路线。十五年的革命和战争,已经锻炼出来这样一条政治的和军事的路线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问一下政治路线前面既有马克思主义这个定语也有正确的这个定语,难道说马克思主义不就是正确的吗?主席想说明什么呢?。至少在说有人说的马克思主义不是正确的吧?更有意思的是不光是政治路线后面还用同样的定语表述我们还需要一条正确的军事路线。
而且:
“十五年的革命和战争,已经锻炼出来这样一条政治的和军事的路线了。”
谁能告诉我这句话是啥意思?
我理解的这句话就是正确的政治和军事路线是中共用了十五年的时间自己锻炼出来的。不是外来的指引。不知道这样表述会不会有人反对呢?我觉得很闷,就是毛选中如此清楚地写着呢。
主席说:
“历史告诉我们,正确的政治的和军事的路线,不是自然地平安地产生和发展起来的,而是从斗争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
正确的政治路线和军事了路线是在斗争中产生的。可以说主席
“一方面,它要同“左”倾机会主义作斗争,另一方面,它又要同右倾机会主义作斗争。不同这些危害革命和革命战争的有害的倾向作斗争,并且彻底地克服它们,正确路线的建设和革命战争的胜利,是不可能的。”
那么这些左的错误和右的错误又是哪里来的呢?显然来自共产国际的指挥和听从共产国际指挥的中共领导人。那么他们是故意错的吗?显然不是,他们也想胜利来着,问题是他们不光是赢不了,而是连主席做对了之后打下的地盘和发展的力量也被他们造光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些号称是掌握着马列主义的先生们搞的这一套,一会儿左一会儿右,左、右都不对。只有主席这个没有留过学的中专生知道真正的马列主义。你信吗?我不信。你说中国革命的胜利是由于马列主义的指引?你自己信吗?
但是为什么我们多数人都没有明确地看到这一步呢?这个问题很复杂。主因是中共领导人中的大多数都是冲着马列主义指出的理想而革命的。所以主席必须在维护和表达自己主张之间找到平衡,而不是粗鲁地否定。所以主席就需要和委婉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第三章 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第一节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比如这句
“列宁斯大林领导的苏联内战的经验是有世界的意义的。”
并且说
“所有的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也同样,都是以这个经验和列宁斯大林对这个经验的理论综合作为指南的。”
我们根据主席的这句话是不是就能得出,中共也是以列宁斯大林的经验和理论作为指南的?如果是这样我们只能遗憾了。看看下一句话是什么?
“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在我们的条件下机械地运用这个经验。中国革命战争的许多方面都有其自己的不同于苏联内战的特点。不估计到这种特点,或否认这种特点,当然是错误的。这点在我们的十年战争中已经完全证明了。”
能看清楚了吧?那句话是重点?
主席很轻松地回顾了与蒋介石打的四次围剿与反围剿的战斗。指出蒋介石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把红军当做一般的军阀来打了,他们不知道红军的指挥者是一个特殊的军事天才,已经找到了一条特殊的战争方式,所以失败了。不过失败并没有让蒋介石伤筋动骨,所以他总结经验教训,当然主要是教训,于是乎就改进了战法。
而此时的红军指挥权却落到了一个叫李德的外国人手里。主席称之为“回到一般情况的方面”。就是强调中国革命战争的特殊性。
“结果,是丧失了除了陕甘边区以外的一切革命根据地,使红军由三十万人降到了几万人,使中国共产党由三十万党员降到了几万党员,而在国民党区域的党组织几乎全部丧失。总之,是受了一次极大的历史性的惩罚。”
这是多么惨重的失败!面对这样的失败,主席很轻蔑地说:
“他们自称为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其实一点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没有学到。”
他们就是共产国际和接受共产国际指挥的中共领导人。这样一来,就把人搞晕了。主席说他们一点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没有学到。那么谁学到了呢?难不成到苏联留学的这帮人都没有学到马列主义?那这马列主义到底是什么?谁能学到?这时候,出现了一句把所有人搞昏了的话。主席引用了一句列宁的话“列宁说:马克思主义的最本质的东西,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就在于具体地分析具体的情况⑾。”

这句话来自列宁《共产主义》。在该文中列宁批评匈牙利共产党员库恩·贝拉说:“他忽略了马克思主义的精髓,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列宁全集》第39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28页)
主席拿列宁的话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是对的。因为列宁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是有差异的。马克思主要的工作是研究,他试图在理论上做到逻辑自洽。为此他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为全世界的无产者找造反的根据,列宁则是政治家。他必须做出更正。他的政治作为不可能完全符合马克思的理论设定。必然会遭受正宗的马克思主义者的指责和批判。于是列宁说批评者显然不懂马克思主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显然是列宁同志。于是列宁同志说: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
我们就知道了,在实干和理论之间,总是存在着这样的差异。列宁是政治家,主席也是,他们都会面临自己干的这一套不是正宗的马克思主义的指责和批评。于是都用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作为盾牌。不过如果我们就此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是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的话,估计马克思不会承认。据说马克思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我只知道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我们今天依然纠缠这个问题,只能说明我们的理论界实在是落后于这个时代了。同时也表明,我们很多热衷于使用主义的人并没有认真看过毛选。主席讲的再清楚不过了。看看这句“由此可知,不了解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就不能指导中国革命战争,就不能引导中国革命战争走上胜利的途径。”外国人能了解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吗?,这句话说的够清楚的吧?不了解中国的特点就不能指导中国革命就不能胜利,所以中国革命的胜利是因为了解中国的特点所致,和外国的主义有多大干系呢?
真的需要看清楚啊,看看是谁知道中国革命的特点:
“那末,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是什么呢?”“第一个特点,中国是一个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半殖民地的大国,”
“这个特点,指出中国革命战争有发展和胜利的可能性。”
“井冈山的同志们中有些人提出“红旗到底打得多久”这个疑问的时候,我们就把它指出来了”。
注意这句话,我们是谁?谁回答的?毛泽东。我们把中共所有的领导人的名字都列出来,就会发现,只有毛泽东从上山开始就是独立的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唯一一个人。
“中国革命运动,从此就有了正确的理论基础。”
但是主席说是我们。这就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来源吧?


关键是中国非常非常特殊特殊到什么程度呢:
“中国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
“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国家”
“中国是一个大国”
“这个特点,不但基本地规定了我们政治上的战略和战术,而且也基本地规定了我们军事上的战略和战术。”
我们不需要解释了,中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国度。没有任何外国人能懂中国。同样我们也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就是主席真的懂。他知识渊博,志向远大,所以他在学习和实践的过程中总是在大处着眼。早早地进入中国的最高领导层的经历对他彻底认清中国看懂中国显然有着无比巨大的帮助。他知道中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度,这是他最了不起的悟性!
所以中国的特殊性表现在我们不能用外国的理论来指导中国。我们反对无论是左的还是右的,只要是用外国的社会学理论来表述中国的来指引中国的都无法解释中国过去的历史,更不用说指引未来了。回归的唯一指向只能是集中国文化之大成的毛泽东思想。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留言反馈
个人空间相关信息由系统索引库每60分钟定时更新同步,非实时数据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