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顽童003的个人空间

信息量81

朋友、敌人、炮灰2018-8-5 17:00:02

中美之争,究竟谁才是我们的“朋友”,谁才是我们的敌人? 中美贸易战,受伤最大的绝对不会是中国,而是中国的那些穿梭于中美之间的“买办”阶级。我们缩减跟美国之间的贸易,发展独立自主的核心技术和经贸货币体系,最受伤的也还是这些人。因为他们生存的空间会变得越来越小,就算他们能卷着财富到了美国,终究也不可能融入到白人核心的统治阶层。等到贸易战打完,中国逐步赢得压倒性胜利,同时在科技相关的核心领域逼近甚至在个别领域超越,中国这两批人的下场就只剩一个:炮灰。    不要有侥幸之心,贸易战的规模一定会超出绝大多数人的意料。
    今天的2000亿美元并不意外,但在整个应对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一些很恶劣的行径,有必要拿出来做一个典型的例子,顺便以这个例子为起点,去说明一个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如果我们把中美在21世纪的博弈当作分析全球政经走势的支点,那么究竟谁才是我们的“朋友”,谁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这个例子来自于今早被传了不少的一条央视新闻,我们可以看到那些无节操的财经媒体,是如何利用标题来扭曲一篇正常的文章:
 
  这张东西无耻的地方在哪里?
  原本央视新闻的原文是:
抗击美国贸易战,对中国而言是一场“国运之战”。中国有五千多年历史文化,中国人血脉中既流淌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英雄情怀,也蕴含着“舍小家顾大家”的平民风骨。面对这场“国运之战”,中国人深知“有国才有家”,因而愿意承受个人生活方面暂时的损失,与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共克时艰,上下同心,维护经济持续发展和民族复兴的长远大局。这正是中国抗击美国贸易战的最强底气!  结果被那些无耻的财经媒体一加工,立马偷换了一个标题,将“因而愿意承受个人生活方面暂时的损失”偷换成“国民要牺牲自我”,这绝对是一个带有明显政治倾向和政治立场的偷换,是一种典型的“高级黑”。
  在中美贸易战的舆论场上,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美国,而是我国内部这些扛着红旗反红旗的无耻媒体,尤其是财经类的媒体,就几乎没有一个屁股是正的。
  如果从舆论场延伸到中美的全局交锋上,那么所有中国人在面对与美国的正面冲突时,就必须先去分辨我们的“朋友”和敌人。
  为什么要在“朋友”一词加上双引号,而没有在敌人一词上加,因为实际上,我们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只是他们的存在,能让我们更快地去瓦解美国这个国家作为一个整体的存在。
  那么谁才是我们的“朋友”?答案会有点意外,因为是:美国的极右和极左。
  他们西方人,有一句谚语:以剑杀人者,必被剑杀!
  记住这句话,这会是美国以后最好的写照。
  美国一直在全世界范围内推行它那一套所谓的“民主”,本质核心是什么?掌握美国政权的真正统治者非常明白:
  如果一个国家,它只有一股组织严密,利益一致的政治实体,那么想从外部去影响这个国家的政治,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如果一个国家的政权由两股甚至是多股利益并不完全一致的政治实体所构成,美国就可以有足够多的机会去操控他们中的一股甚至是多股,挑动他们为了争权夺利而扯皮、内斗、乃至互相残杀,再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各种价码直接让他们变成美国的傀儡。
  跟美国这个国家打交道必须记住的一点是:任何他们想极力推销给你的东西,一定是有问题的;其次,他们最核心的东西,不但不可能给你,你就算去抢,也得付出很大的代价。
  美国的科技以及科技背后的科研体系、美国对于别国政治的操纵技术、美国对于全球经济的操控方法,美国媒体对全球的洗脑战术……这些东西,是它不可能对外输送的,也是它这个流氓国家运行的核心要素。
  中国那群讴歌美国的人,你去问它要个半导体核心技术试试看给不给?
  美国输出的,都是些什么?用两个字来说,就是:垃圾。
  所以知道它为什么那么热衷于向全世界输出所谓的“民主”和所谓的“经济学家”了吧。
  凡是用了美国那一套“民主”架构当作政体,又用了它那一套经济理论为指导的国家,几乎全都非死即伤,不要拿智利来当例子反驳我,皮诺切特本人是个什么人别心里没点数,何况今天的智利也根本不怎么样。
  中东那一大票什么什么之春的国家,东南亚菲律宾的代表的美国前殖民地等一大堆你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国家,被毒害得连基本的国内秩序都维持不了,就别说发展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用了美式“民主”的国家,最后都会沦为一个loser国家,但推行美式“民主”这一过程,对与美国来说,是非常成功的,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成功地打断了无数国家的脊梁骨,使得他们成为必须依附于美国的傀儡。
  我并非是一个对专制、独裁、威权等词语有着某种奇怪嗜好的人,甚至可能有点让人难以相信的是我竟然曾经是一名“自由主义者”,一名在年轻时候研究奥地利学派的人。
  “民主”好吗?当然好。让每个人都有自由表达自己政治意愿的权利,不好吗?当然好。但天堂据说也很好啊,那为什么这么多推崇“天堂”很好的人不自己先去那里呆着而是在这肮脏的人间安利别人去?
  实际上让每个人去参政议政,并合理地去使用自己的政治权利,是一个成本非常巨大的工程,对于这个星球的99%的国家来说,既无必要,也是一种他们根本付不起的“奢侈品”。
  对于没有足够经济和科技实力的国家来说,去强行接受这种东西,就跟让一个智力只有小学生水平的人去学高等数学、量子力学,并让他们去进行严格的考试,结果自然是死的很惨。
  美国在国力鼎盛的时候向全球推行这套东西,自然没有问题。作为苏联解体后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它能够用经济和军事等各种手段从全球掠夺到足够大的“蛋糕”,自然能够用来维持表面那一套虚伪的“民主”(真正的民主,还是得靠以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实现),但是,这里有一个最重要的前提,即美国能够拿到足够大的“蛋糕”。
  如果美国不再拥有强大的生产力和科技壁垒来从全球掠夺到足够大的“蛋糕”,那么它现在运行的这套政治制度,会像中东、菲律宾那些国家一样,开始猛烈地反噬它。
  其它国家同样会像前面说的那样可以有足够多的机会去影响或者操控美国国内政治斗争中的一股甚至是多股力量,挑动他们为了争权夺利而扯皮、内斗、乃至互相残杀,再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各种价码直接让他们变成其它大国的傀儡。
  同时,因为“蛋糕”不够分,什么人才能分得最大块的?闹得最凶,叫得最大声那群。所以每一个想抢蛋糕的人,只能使自己变得极端,不是极左就是极右,只有极端才能吸引最多人的眼球,最大程度的关注。
  而美国的政治就会在两种极端的方向中每隔几年来一个180度的转弯,清算“我的极品前任”会成为每一任美国总统的主要工作,可以想象,特朗普做完两任任期之后上台的,基本上会是一个白左类型的总统。
  这也意味着她要将今天床破立下的很多东西重新再改一遍,包括边境政策,包括非法移民政策,包括税收政策,还有国防和外交,都会不一样。
  但这些政策的变更其实都没法挽救美国的衰落,一旦几年过去没有效果,经济还是没有起色,国际影响力也未能恢复,那么极右翼又会卷土重来。
  下一次右翼上台之后甚至有可能扔掉那套假民主,迅速蜕变成一个法西斯专制独裁国家。
  法西斯国家通常都有一个名字:穷逼帝国主义国家。因为穷所以法西斯。美国蜕变成法西斯国家的速度,与他经济实力衰退的速度成正比。
  毕竟法西斯国家的雏形在床破这些年已经形成得七七八八了,真道那一步也没什么好惊奇的。
  基本表现是经济上想进行收缩,军事上却大张旗鼓穷兵黩武要搞各种先进武器和什么太空军之类,政治上搞裙带关系和利用非传统社交媒体去搞各种口号式政治运动推进****,把管理国家当管理公司一样,绕开传统的权力机制,用小圈子取代国家政治机构决策。(对吧,很多雏形现在已经有的了)
  此前,美国能够用全球不到二十分之一的人口规模去消耗了全球百分之6,70以上的资源,就在于它成功构建起了一整套能够供其掠夺全球大多数国家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现在要另立炉灶搞一套跟之前完全相反的体系,意味着它首先要毁掉冷战后它花了70多年构建起来的那套东西。
  我人类命运共同体本来是要跟你竞争全球统治的合法性的,结果你这么一折腾,把你那一套折腾掉了,这下我只能自己一人登上世界舞台享受孤独寂寞了。
  而且,美国的地理位置,当霸主的时候是非常优越的,两洋出击,控制全球,但一旦收缩成法西斯国家,呵呵,这时候就变成牢笼了,你选哪个周边国家进行扩张呢?打加拿大还是打墨西哥?
  极左和极右对抗的最后结果可能就是国家出现两个权力中心。美国这个国家会迅速分裂成两大板块,亦即比今天更加泾渭分明的“红脖子”和“白左”。
  到这个程度,美国作为一个国家已经基本上完蛋了,它内部会重新变成类似南北战争时期的运行结构,“白左州”和“红脖子州”会互相有强烈的内斗冲动,它的国民也会变成泾渭分明且基本价值观严重对立的两拨人,最后就是分裂成两个价值观严重对立的国家。
  所以,极左和极右都是我们的“朋友”。因为他们把美国这个国家撕裂成了一个无法弥合的国家。
  那谁是我们的敌人?美国是,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与美国这个敌人同样可恶的,是我们内部这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和那些膝盖没长骨头跪在欧美面前的“投降派”。
  在改革开放,尤其是中国加入WTO之后,中美贸易的规模和量级都剧增,给那些卖美国货来挣中国人钱的人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也给那些把中国人积累的财富转移到美国的人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由此形成了一个从企业甚至渗透到中央政府内部的庞大的“买办”阶级,他们的利益与美国已经紧密绑定在了一起,甘愿当美国经济殖民地的急先锋,给美国人当奴才。
  这些人生存的土壤就是中国对美国的依赖性商品和服务,他们恨不得像国民党统治时期那样把中国变成一个没有国产货全部靠进口美国商品的垃圾国家,他们也恨不得将全中国人用血汗挣来的外汇投入到给美国人借钱挥霍却根本永远不会还的美国国债之中。
  而另外一伙人,则是那些精神上跪倒在欧美面前的投降派。
70年代,一代伟人的逝去,再到原有的整个思想文化乃至社会架构的变更,使得他们从一个极端,很容易跳到另外一个极端。在他们20多岁,即在形成一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最关键的青年时代,也就是80年代,他们面对的是打开国门之后遇到的极其强大的西方文化的强烈对比。 
  这一强烈的对比,导致了这一代的很多人,精神上是有问题的,不管他们能否意识到,事实就是他们的潜意识里,是跪倒在80年代的西方文化之下的。
  这一根源,是造成这一代人里面无数人精神痛苦的根源,他们不愿意接纳自己国家的文化和现实,却又想在一片陌生的根本不属于自己的文化土壤里找到所谓的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的归宿。可能这一辈的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扭转自己已经定型的三观,我对那些人,感到可怜,也替他们感到可悲。
  你们可以看到的很多今天的所谓“公知”基本上就是这一批人,财经圈和经济学界,基本上很多也是这些软骨头的家伙把持着。
  在这些软骨头们的眼里,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欧美天然就代表着正确,中国天然就代表着一切的错误。凡是欧美的做法都一定是有合法性的,凡是中国的做法就是野蛮不讲理。
  这些人长期把持着宣传领域的话语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给中国人灌输如何跪倒在欧美的思想前,主张全盘西化,把自己融入欧美体系。
  但可笑的是,我为什么说美国的右翼是我们的“朋友”,正是因为在美国右翼的眼里,不管是谄媚美国人的那些买办,还是精神上跪倒在美国人面前的那些软骨头,他们都是:狗。这一点像我这种中国的右翼倒是跟美国右翼达成了高度的共识。
  美国人看不起那些“狗”,所以他们在尝试打击中国经济的时候,同样不会对那些“狗”有任何怜悯之心。
  中美贸易战,受伤最大的绝对不会是中国,而是中国的那些穿梭于中美之间的“买办”阶级。
  我们缩减跟美国之间的贸易,发展独立自主的核心技术和经贸货币体系,最受伤的也还是这些人。因为他们生存的空间会变得越来越小,就算他们能卷着财富到了美国,终究也只能当个“****ing Asian”,根本不可能融入到白人核心的统治阶层。
  等到贸易战打完,中国逐步赢得压倒性胜利,同时在科技相关的核心领域逼近甚至在个别领域超越,中国这两批人的下场就只剩一个:炮灰。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留言反馈
个人空间相关信息由系统索引库每60分钟定时更新同步,非实时数据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