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顽童003的个人空间

信息量376

毛泽东:中共七大的结论2018-8-8 6:46:09

  同志们!我的结论讲三个问题:国际形势,国内形势,党内若干思想政策问题。同志们在讨论中提出的问题和意见,大体上可以归纳为这三个问题。
  我们的方针,我们的路线,就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我党的领导下,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人民,建设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在这条方针里面:“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就是说的组织队伍;“在我党的领导下”,就是说的总司令、指挥官;“打败日本侵略者”,就是说的敌人;“建设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就是说的目标。
  关于放手发动群众问题,昨天少奇同志讲得很好,手是我们自己的,放不放在我们。谁不叫我们放手呢?有许多人,其中就有蒋介石。现在国民党开了*六次代表大会,大会通过的三十条政纲中有一条是“绝对禁止违背政府法令及在外交、军事、财政、交通、币制上有任何破坏统一之设施与行动”。比如军事的统一,那就是要我们把军队统统交给他们,不要八路军、新四军。这个斗争早就有了。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日的中山舰事件[1],就是不让我们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大革命为什么失败?除了客观原因之外,还有主观原因,就是蒋介石不让我们放手,汪精卫[2]也不让我们放手,我们自己也就不敢放手。那时我们应该大大放手,但我们却不敢放手,所以失败了。内战时期我们放手了,但又过了一点,没有把放手发动群众同冒险主义相区别。在抗战时期,中央的路线就是这条路线,这次大会只是批准这条路线,并对这条路线有所发挥。如果没有过去多年的经验,我们的大会不可能作出肯定这条路线的决定。放手是在有理、有利、有节的条件下,而不是冒险。有理、有利、有节,就是放手而不冒险。这一个方针一直到胜利都是不会改变的。我们的压力很大,要使无产阶级先锋队从束缚手足的精神压迫下解放出来,是不容易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上就是如此。*二国际一直不敢放手发动群众。一八四八年发表的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是放手发动群众的方针;*二国际违背这一方针,崇拜自发论,一切听其自然。共产国际和俄国布尔什维克党恢复了马克思主义,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联共党的领导下,先打倒沙皇,建立工农民主专政,后打倒资产阶级,建立社会主义社会。所以我们要宣传这条方针,肯定这条方针。朱总司令、少奇同志和我的报告[3],都是贯穿着这个精神,坚持这条方针。阶级不消灭,我们的这条方针是不会取消的。由于各个阶段情况不同,政策会有变化,但总方针是不变的。至于如何实行这条方针,这须要根据周围情况及其内部联系来决定。
  一 国际形势
  我在报告中这样说:“人民民主势力是一定要胜利的。世界将走向进步,决不是走向反动。”这是历史的总趋向。这一看法到底对不对?世界是不是会倒退?“倒退”这个问题,报告中也讲到了,说应该“估计到历史的若干暂时的甚至是严重的曲折,可能还会发生,许多国家中不愿看见本国人民和外国人民获得团结、进步和解放的反动势力,还是强大的”。如果有这种情况发生,那就要作另外的一种估计,报告中的某些基本点就要修改。*近四五年来,国际局势经常是矛盾的,一会儿是好消息,一会儿是坏消息,好了又坏,坏了又好,今后还会是这样,时好时坏,不好不坏,波浪式地发展。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因为世界上有两种势力在斗争:苏联和各国人民的势力是一方,反动势力是另一方。前一种势力要使局势变好,*二种势力要使局势变坏,这样就要经常斗争。现在的世界就是一个矛盾的世界。但是,说苏、英、美三国不团结,说英、美两国要联合日本,联合德国的那些俘虏,组织一个反苏反世界人民的*三次世界大战,这种可能性今天存在不存在?不存在,这种可能性是没有的。为什么说没有呢?因为客观实际上不存在。现在有两个客观实际,我上面说的不是按照反动派这个客观实际讲的,而是按照苏联和世界人民这个客观实际讲的,苏联和世界人民不要*三次世界大战,所以说现在反苏反世界人民的大战的危险是不存在的。英、美资产阶级内部,有一部分反动派要干,一部分不愿干,一部分是想干而不敢干。旧金山会议[4]可能无结果而散,也可能有些成绩而散。苏联在旧金山会议的记者分析得就很好,我们只能就大势而论,有三种可能性:(1)有所成就但不甚圆满;(2)无结果而散,也不破裂(同我们跟蒋介石谈判一样),下次再来;(3)*坏的结果是完全破裂,推翻克里米亚会议[5]的决定。现在看来,*三种可能性不大,*一、*二两种可能性大一些。但是,即令*三种情况发生了,克里米亚会议的决定推翻了,这是不是说英、美就要组织反动派进行*三次世界大战进攻苏联呢?也不能作这样的结论。莫洛托夫[6]在旧金山会议上的声明说得对,他说即使这次会议不能成功,不能建立防止侵略的国际安全机构,也不等于将来也不能建立,我们要努力争取建立,这次搞不好将来再搞。他的这个话是包括对整个世界情况的估计,和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就是说,我们相信苏联的力量,相信世界人民的力量,相信印度、南美、中国人民的力量,相信英、美资产阶级内部不统一,不是完全反苏的,有一部分人还是愿意同苏联合作的。现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还没有结束,只结束了一半,日本还没有被打败。把这些情况综合起来看,即使旧金山会议这次搞不成,也不能说就永久搞不成。在宣布欧洲胜利的那天,斯大林说,欧洲已进入和平时期。斯大林说得对不对呢?很对。在欧洲,战争时期过去了,和平时期到来了。斯大林的判断是根据整个情况说的。苏联是在国际范围内胜利了。列宁曾经讲过:俄国布尔什维克“只要在十至二十年内和农民保持正确的关系,就能保证全世界范围内的胜利(甚至在发展着的各国无产阶级革命延迟的情况下),否则就会遭到二十至四十年白匪恐怖的苦难”。[7]这是在一九二一年讲的。同志们,一九四一年德国进攻苏联,是不是二十年呀?在莫斯科危急时,斯大林说:或者胜利,或者灭亡。现在是胜利了。苏联的胜利是从在莫斯科打胜仗开始的,不是从斯大林格勒[8]才开始的,没有莫斯科的胜利,也就没有斯大林格勒的胜利。现在苏联红军的旗子已经插在柏林,列宁的话讲灵了。苏联在国际范围内胜利了,现在只是努力巩固这种胜利。苏联的胜利,就是全世界人民的胜利,也是中国人民的胜利。
  资本主义有它的历史,很久以前,世界上没有这个东西。两三百年以前,世界上才有资本主义,产生了一个娃娃叫资产阶级,同时产生了另一个娃娃叫无产阶级。中国和外国的古书上没有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更没有共产党,这都是近代的产物。按照列宁的分析,由于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而发生的帝国主义战争,削弱着帝国主义的力量,使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一个国家单独胜利。以前马克思、恩格斯讲社会主义将同时在所有国家胜利,至少在几个文明国家同时胜利。到了二十世纪的时候,列宁根据新的情况,指出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前夜。列宁的话又说灵了。*一次世界大战,打出个十月革命,整个世界历史发生了变化,开辟了世界历史的新时代。从这时起,资本主义倒霉了,走下坡路了,社会主义走的是上坡路。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我也讲资本主义是向下没落,社会主义是向上发展。从十月革命起,资本主义缺了一只脚,剩下的资本主义,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变为法西斯的资本主义,一部分变为民主的资本主义。现在这两部分资本主义打架,民主的资本主义同社会主义合作,将法西斯的资本主义一夹,夹掉了一个德国法西斯,再一夹,就要把日本法西斯也要夹掉。资本主义好比一个四只脚的马,十月革命搞掉它一只脚,*二次世界大战又夹掉它一只脚,现在只剩下了两只脚,成了一个跛子,成了不完全的东西。资本主义残废了,它怎样走路呢?就装上木脚来走路。你们说这剩下的资本主义,是比过去更强大了还是更削弱了呢?不是更强大,而是更削弱了。
  我们的同志要注意,要看大的东西,要看普遍的大量的东西。许多同志往往对于普遍的大量的东西看不见,只看见局部的小量的东西。十月革命,砍掉了资本主义一只脚;*二次世界大战,德、意法西斯资本主义打倒了,法国内部*坏的东西垮台了,许多小皇帝也垮台了,小国家起了变化,都进步了,这又砍掉了资本主义一只脚。这些都是大事情,必须看到这些大事情,才能正确地进行分析,才能在分析时不会犯错误。
  现在英、美各国的通讯社和报纸,专为一些小问题咬住不放,吵闹不休,令人看起来很觉奇怪。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呢?我说资本主义有一种特性,就是“蚀大本,算小账”。*一次世界大战失掉一只脚,*二次世界大战又失掉一只脚,现在却抓着一根头发死也不放。本钱蚀去了,不仅把法西斯打掉了,而且英国本身也打得五劳七伤,这表示资本主义残废了,苏联和欧洲人民强大了,他们不抓小辫子,那就什么都没有了。他们的资本很小了,所以只得抓着小辫子不放,放不得,放了就无话可讲了。这是我们的看法,但他们也有他们的用意。世界各国反动派的反苏言论,其作用在于:(1)阻止苏联及欧洲人民力量的发展,在苏联及欧洲人民面前,抓着小辫子讨价还价。(2)调动国际国内的反动势力,给自己撑腰。要找人撑腰,就不得不唱些适合于反动派的调子,才能调动那些反动派,团结那些反动派,作为自己的基础。(3)压制革命人民。丘吉尔[9]发现他处在欧洲人民包围之中,处在英国人民包围之中,所以要唱一点反动调子,压压人民。由此看来,我们便可懂得,旧金山会议争论那么凶是为了什么,将来东方问题还要争论的。这些争论,好比做文章,都是题中应有之义,因为他们还有两只脚未砍掉,还可以走路,还不甘心,所以有争论是可以解释的,如果没有争论反倒成为不可解释的了。
  现在世界上大国的外交政策,只有苏联是主动的,英、美、中都是被动的。波兰问题的小辫子也抓不了几天了。苏联没有挂牵,所以能主动。英、美参加*二次世界大战,也是被动的,英国原来是搞“慕尼黑”的,想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留言反馈
个人空间相关信息由系统索引库每60分钟定时更新同步,非实时数据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