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蓟县生活网 » 蓟县新闻 » 正文

释疑:天津蓟县撤县改区

信息来源:新浪网     时间:2016-12-19 10:42:00     阅览:3421人次
据天津蓟县政务网消息,日前,中共天津市委对蓟县县委主要领导做出调整,市委决定:于立军同志任蓟县县委委员、常委、书记(正局级);张炳江同志不再担任蓟县县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调出另有任用。

观海解局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根据《国务院关于同意天津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的批复》,市委、市政府决定,撤销蓟县,设立蓟州区,原行政区域和政府所在地不变。那为什么已经成为蓟州区,而上述消息中却依旧使用“县”的相关表述呢?

今年7月天津蓟县撤县改区

今年7月29日,撤销蓟县设蓟州区的消息中说,根据《国务院关于同意天津市调整部分行政区划的批复》,市委、市政府决定,撤销蓟县,设立蓟州区,原行政区域和政府所在地不变。至此,天津县级行政建制成为历史,全市实现城区化管理,天津城市发展进入新阶段。目前,撤县设区有关工作正在有序展开。

从2000年6月武清撤县设区以来,天津陆续开始撤县设区,现在的武清、宝坻、静海、宁河等城区都是从县演变而来,蓟县成为天津最后一个撤县设区的行政单位。调整后,天津市的行政区划由15区1县的格局,变为16区的格局。天津从此进入真正的都市经济时代。

而昨天,蓟县政府官方网站发布了一条“中共天津市委对蓟县县委主要领导作出调整”消息,消息显示,经市委决定:于立军同志任蓟县县委委员、常委、书记(正局级)。张炳江同志不再担任蓟县县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调出另有任用。

为何还叫“县委书记”?

据《中国共产党章程》第十三条规定,凡是成立党的新组织,或是撤销党的原有组织,必须由上级党组织决定。在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和基层代表大会闭会期间,上级党的组织认为有必要时,可以调动或者指派下级党组织的负责人。

据7月28日出版的《天津日报》报道,按照《中国共产党章程》、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和政协章程的规定,撤县设区工作将与区县换届工作结合起来进行,一并组织实施。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和国务院“约法三章”的要求,不新建政府性楼堂馆所,不增加财政供养人员,不增加“三公经费”,不搞庆典。

7月28日,天津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通过《关于蓟州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有关问题的决定》:蓟县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与其他区人民代表大会同时换届,蓟县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行使职权至蓟州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以及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领导人员产生为止。

也就是说,在党代会、人代会前,党的机构设置和国家机关,以及相应领导职务中还应称“蓟县”。比如,蓟县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常委会,蓟县县委书记。

对于设区后会有哪些变化?依据《宪法》、《行政组织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撤县建区后,与原来的县相比,新设区的行政区划、机构设置和经济、社会、行政管理职能及权限发生了较大变化:在行政区划上,将由以农村为主的空间结构向以城区为主的空间结构转变;在职能重心上,将从以农业、农村、农民为主向以三产、城区、市民为主转变;在机构设置上,将以提供服务、改善民生为中心设置机构,机构的管理权限和独立性相对于县政府机构有所下降。

4大直辖市中3个已无“县”

改革开放以来,全国撤县建区有一百多个,主要集中在新世纪前后几年,且大多集中在东部沿海省市,上海、江苏、浙江、广东、山东接近一半。在最“狂热”的2000年,这个数字是36,之后两年每年不少于20例。

2004年至2011年是长达8年的低潮期,其中3年一例也没有发生。近年来,撤县设区在全国再次进入高潮,特别是直辖市撤县设区速度明显加快。

2015年6月,重庆市荣昌区和潼南区正式挂牌运行;9月,天津静海、宁河两县撤县设区;11月,北京市撤销密云县、延庆县,设密云区、延庆区。今年7月22日,上海崇明由县级体制整体转换为区级体制。目前,四个直辖市中,北京、上海和天津都形成了全区级的建制。此外,放眼全国,武汉、南京、广州等很多特大型城市都已无县。

据天津广播电视报道,撤县建区作为一种行政区划调整方式,主要是从体制机制上放大中心城市的聚合效应,发挥中心城市在经济社会文体等各方面的辐射带动作用。随着我国大城市的发展和扩张,空间制约也日益明显,通过区划的调整,可以实现都市空间布局的整体统筹优化。

我国正在推进新型城镇化战略,城乡统筹发展、缩小城乡差距、加快农民的市民化进程等成为各级政府的重要任务,而撤县设区有利于提高城市化率,促进城乡经济的协调发展。因此,撤县设区被视作促进地方城市化和经济发展的有力“抓手”。近两年,通过撤县设区,天津的城市化率位居全国前列,城市整体发展面貌和发展质量得到了提升。

撤县设区有啥好处?

从实践经验来看,撤县建区往往会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如今,打开很多县级政府的官方网站,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关键词:撤县改市。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全国酝酿“撤县设市”的县已达上百个,有媒体最新统计的数字是:至少138个。居住在这些县城中大多数人都在做着“市民梦”。这股热潮就像一口“不断升温的高压锅”,汹涌而来。

县与区一字之差,但待遇相去甚远,尤其体现在上级政府的定位上,县一般以农业为主,市则以工商业或者服务业等非农产业为主。其次,体现在政府部门设置和编制确定上,县一般涉农部门较多,市则以城市经济和城市管理部门设置为主;再者,上级政府转移支付或者专项扶持资金也有差别,县一般只能用于农业相关领域,而市可以用于城市相关领域。还有,市可以开征并使用城市维护建设税,而县不可。

在招商引资方面,市辖区形象较好,在工商业发展方面与城市建设等方面可以提供较多的优惠政策,有利于吸引较多外来资金。

北京大学行政法专家王锡锌接受采访时表示,“县改市”或“县改区”一方面可以使得地方获得“名”、有更多的优越感;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利”的考虑,资金的安排、城市的建设、地方人员的编制、甚至官员的待遇等等。所以,如果任由地方冲动蔓延,可能会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

从严格的行政区划来看,目前一个县的城镇化只有撤县设市、撤县设区两种途径。区别于县级政府更热衷的撤县设市,市级政府更加热衷于撤县设区,以此掌握更多的财力、物力。其中差异,也折射出撤县设市和设区的原始冲动成因。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评论加载中...
赞助商推广链接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用户帮助 - 用户注册 - 在线投稿 - 广告投放 - 留言反馈
Copyright ©  tjsjx.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